滑溜溜的愛情稍縱即逝






滑溜溜的愛情稍縱即逝,
除了斷掌,
你還需要一點技巧。

( 圖 from 陳小姐 notebook 2011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咚──
一聲,她弟弟不知怎的,把裝鰻的鍋子,整個弄翻到地上;
這鰻正恨不得呢!一落地,馬上扭扭捏捏的爬開。孩子全過來幫忙!
「抓鰻呀!」
「抓呀!」
偏偏這個抓到手,又溜掉,那個去抓又滑,翻翻落落,每次才抓到手,那鰻一個翻身,在空中轉了轉,又掉到地下,連著摔了幾跤,不相信牠不痛!
「買命喔!牠這一身,滑溜溜的。」
「像抹過油──」
幾個孩子你一言,我一語,自我解嘲。
剔江幾步上前,抓了兩下,也是一樣,才抓到,牠馬上來個半空翻身,等雙手去接,已來不及,便又落到地上,反翻幾次,全身都沾了層土,看起來更粗壯。
「別抓了──」
剔紅見狀,只得丟下枸杞來:「如果牠沒這麼壯,剛才的幾下,沒死摔傷。」
「就沒本事逮牠──」
剔江不禁嘆氣:「今早時分,還是阿海哥幫忙。」
「拿刀把牠一剁──」
幾個半大人齊出主意:「看牠還爬不爬──」
「不好──」
剔紅止道:「血流出來可惜,比活的蒸,差好幾味呢!而且,真正力氣大的鰻,剁了牠,那上、下身分開,照樣能爬呢!人家說:柔鰻大尾不怕火灰。」
她原是不在意,因為他們七、八隻手,總會有人逮住,可是看情形,只有自己動手。
剔紅一走近,蹲下身軀,手才伸出,說也奇怪,那鰻忽然動也不動,任她單手抓起。
「阿姐好本領──」
剔江又是說又是笑。
孩子們也覺得她了不起,於是對鰻魚哼道:「就不信沒人能拿汝──」
剔紅靜靜洗去牠身上的土,把牠裝進鍋裡,看牠順著鍋圍,盤了幾圈,這才擺了枸杞和水,加上蓋子,幾下手,便放進水已燒滾開的大鍋上。
她知道火一熱,那鰻定會胡亂掙跳,於是雙手齊用力,按住鍋蓋。
然而她的心,卻一直往下沉……
鰻魚就這麼奇怪,少有人能隨手抓牠,通常只有斷掌的手,才拿牠得住──
鍋內劈裡扒啦的響,那鰻不知跳了幾跳,掙了幾掙,好幾次,她差點按不住鍋,讓牠跳了出來。
她想早些翻過自己右手掌來看,然而手反而按得更緊了。
好久過去,鍋內再無一絲響──牠是輸給了她。


─ 摘錄自 蕭麗紅《桂花巷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